会员 petct预约 伽马刀预约 整形预约 肿瘤 伽马刀 PET-CT 医院 整形 价格 优惠 医院 女性 孕妇 育儿 妇科 新闻 图片 专题 老人 营养 中医 偏方
体检 体检预约 体检项目 网上购药 疾病 肺癌 脑肿瘤 肝癌 项目 隆胸 瘦脸 隆鼻 男性 男科 不育 心理 性病 避孕 人流 医生 就诊 保健 寿命
肿瘤
医疗新闻

医生在线 > 新闻频道 > 法律争议 > 打赢官司却付不起高额鉴定费

打赢官司却付不起高额鉴定费

医生在线网 2006/10/26 来源:健康时报

        48万元,在老百姓眼中不啻为天价!当给儿子治病已经倾家荡产的萧国雄,还要为了打赢医疗官司而必须交纳这笔天价鉴定费的时候,那种痛苦和无奈,恐怕每个人都不难想象。

  5岁的孩子只认得“123”
 
  10月20日,健康时报记者来到广州市海珠区的一片破旧的老式居民楼区内,敲开了萧国雄的家门。
  5岁的儿子萧伟强就坐在客厅里的一只木箱子上,目光呆滞,头部扁长、五官明显歪斜。
  “伟仔,给叔叔问好。”在妈妈的引导下,萧伟强很费力地说了一句“叔――叔――好”。
  “孩子得了脑瘫后,我主要忙着打官司的事,老婆在家照顾小孩。”萧国雄说,“我家的生活费主要靠我单位每月发放的300元救济,这些钱主要用于孩子的后期治疗,但根本不够,家里吃的东西都是亲戚送来的。”
  “妈妈,妈妈。”就在这时,小伟强指着地上的一个汽车玩具,仰着头喊。妈妈迅速走过去,捡起地上的玩具递给儿子。“他不能站立,手伸不到的东西,就喊我们帮他捡。”
  “他不能站立,连基本的数字也不能辨认。”萧国雄摇头叹息,满脸的无奈。
  “这是几,伟仔?”萧国雄伸出食指。萧伟看了一会儿说:“1。”
  “这是几?”萧国雄又伸出了中指。萧伟强犹豫着说:“2……”
  “这样呢?”萧国雄一下子伸出了5个手指。“3。”萧伟强随口说了出来。
  “他已经5岁,可是只知道123,对这三个数字的意义也并不了解……医生说还要继续治疗,可我们真的借不到钱了。”说着说着,妈妈抽泣了起来。
  诊断中,孩子突然呼吸中断
  事情,要从2002年年初说起。
  萧国雄发现,已经6个月大的儿子萧伟强总不会坐,心里很焦急。2月21日夜,儿子出现烦躁不安、咳嗽后,萧国雄来到中山大学一附院的儿科急诊室。在检查时,萧伟强突然出现了呼吸停止的情况!


  据萧国雄说,当时来了5位医生给孩子做检查,每位医生都按了按孩子的腹部,但一个多小时后都没有查出孩子患的是什么病。“后来,一个医生在我儿子的头部垫上了一个约10厘米厚的枕头,结果儿子的脸色一下子变成紫色并发白,医生连忙把枕头拿掉,但此时,我儿子已经出现了昏迷、呼吸停止……”

  急救用的种种仪器在10多分钟后被拿到儿科急诊室,经过医院11个小时的抢救,萧伟强开始恢复呼吸,随后被转入儿科重症监护室,一直到当年的3月26日,才停用呼吸机,改为鼻吸氧气。
  2002年6月18日,孩子出院。随后的几年里,由于孩子的智力发育迟缓,萧国雄先后带他到暨南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北京博爱医院进行治疗,为此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并四处借债。但结果是拿到了一纸诊断书,说孩子“缺血缺氧性脑病、痉挛性双重瘫痪、智力语言损伤和身体自主残疾”。
  萧国雄放声大哭,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经过长达近3年的奔波求治,孩子竟落了个脑瘫的结果。
  “中山大学一附院应该对孩子脑瘫的后果负责!”萧国雄坚持这样认为,“主要是那个医生给我儿子垫了个枕头,致使他脑部供血中断,停止呼吸,更终患上脑瘫。”而中山大学一附院则认为,萧伟强本身就患有重症肌无力,如果不是这个病症的话,即使是因为枕头高而引发呼吸困难,撤掉枕头后,就会自动恢复呼吸,不可能因此停止呼吸。
  令萧国雄震惊的“48万”!
  2004年,萧国雄以医疗事故损害为由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起诉中山大学一附院。后来,萧国雄撤诉,随后以医疗服务合同违约,再次将中山大学一附院告上法庭,要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等共计217万余元。
  然而,在后来的诉讼过程中,萧国雄发现“中山大学一附院提交给法庭的病历与我儿子出院前复印的部分病历内容不一致,且病历中存在多处涂改、刮擦、添加的情况”,遂向法庭提出对病历进行笔迹和墨迹的司法鉴定。
  今年4月,广州市越秀区法院委托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对萧伟强的中山大学一附院《住院病案》的真实性进行鉴定。6月,萧国雄和代理律师来到位于深圳市的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对于他提出的申请鉴定要求,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报出的鉴定费用是48万。
  “我当时都傻了。48万――那可是48万啊!”萧国雄感到震惊极了!当即问对方,怎么会这么高?南天司法鉴定所的回答是:“这样的收费已经很关照了,如果按规定来收的话,会更高。”
  后来,萧国雄向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商议可否先鉴定,待医院赔偿后再交鉴定费的想法,遭到拒绝。就这样,鉴定病历的事被搁置了。今年7月20日,广东南天司法鉴定所向广州市越秀区法院送达了退案函,理由是:“因当事人萧国雄主张先进行鉴定,待赔偿后再交鉴定费,这不符合我所的操作程序。” 
  为了给儿子看病,萧国雄夫妇花光了所有的积蓄,并已经负债在身。但目前,他们还要准备一笔费用,用于儿子病历真实性的鉴定,这事关儿子将来医疗事故责任的认定问题。
  “你嫌鉴定费高,那为什么还非要做不可呢?”记者问萧国雄。
  “我没有别的选择。”萧国雄说,根据举证责任,要由原告方证明被告的诊疗行为构成违约,并证明与被告瘫痪之间的因果关系。而病历是重要的证据,但它被涂改了,就失去了证据的合法性、真实性。一旦证明病历被涂改了,医院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
  从萧家离开的时候,萧国雄夫妇抱着儿子,将记者送出很远很远。
  “和叔叔说再见!”妈妈对小伟强说。
  目光呆滞的小伟强,半天才含含糊糊地说出:“再――见。”
  尽管只有两个字,但这个5岁的孩子,说得却那样艰难,那样令人辛酸……
  • 0
分享到:
文章评价
靶向药 上海华山医院PETCT 深圳武警医院PETCT 上海肿瘤医院PETCT 上海85医院PETCT 上海85医院伽玛刀 上海长征医院PETCT 上海长海医院PETCT 上海411医院PETCT 上海长海医院射波刀 上海411医院伽玛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