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媒体曝光 > 正文

一个武汉肺炎康复患者的样本观察:我与新型冠状病毒搏斗的22天(3) | 深度对话

2020/01/22 10:57 来源:北青深一度

1月20日,此时,曾在金银潭医院就诊的患者王康已经出院。从2019年12月24日感觉难受开始,到1月15日治愈出院为止,他经历了两次转院、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险状态,最终在金银潭医院确诊并得到救治。深一度与王康进行了对话,希望能以他为样本,还原早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发现和治疗过程。出院后感觉越来越好

深一度: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基本上算好起来了?

王康:我能动了就感觉好了,慢慢感觉越来越好。后来在医院里面都没怎么咳嗽了。

一个武汉肺炎康复患者的样本观察:我与新型冠状病毒搏斗的22天(3) | 深度对话

深一度:医生是怎么通知你该出院的?

王康:13号,我做了检查和胸部CT,还抽了血,医生是14号通知我的,打完针之后他通知我的,说我胸部状态特别好,叫我家人15号来。医生叫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要静养、按时吃药。

深一度:出院感觉怎么样?

王康:我是中午出的院,当时我特别想吃热干面,太久没吃了,然后就走着去吃热干面了,吃了半碗。当时可以自己走,但走不快,刚出院时走几步,腿上的肌肉还会抽筋,腿没有什么力气,我妈妈那么大岁数了,她走的都比我快。其实我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包括出院之后都感觉不是很好,因为我躺在床上差不多有超过20天的时间了,躺太久了,没有什么运动量。 

出院第二天我强迫自己出去走走,在家附近逛了一下,我爸我妈都特别担心,不准我出去,一直催着我回家。然后发现我下午回来之后情况比第壹天好多了, 体力变好了,慢慢走路也能快点了。也没有那么累了

深一度:现在状态如何?

王康:身上是越来越有力,还挺好的,消化不太行之外。不能跑步但是说走路可以走很长时间。但是就很容易感伤,很容易流泪。因为家里人其实非常担心,我妈妈60多岁了,之前天天在家里哭。我四个舅舅,两个小姨一个姨妈都挺关心我,邻居也很关心我。我好了之后,每个人都来送东西,送牛奶、送钱的,都来看我。我生病的时候,我朋友去协和看我,但是医生不让他进。他在玻璃门外面看了一眼,就自己跑到楼上去哭。

深一度:你姐姐照顾你,身体没问题吧?

王康:她出来了之后有感冒,我叫她快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去了, 就是感冒。

深一度:医生跟你说你是肺炎的时候,你有意识到这个病比较严重吗?

王康:我都不怎么玩手机,当时朋友说我,我可能是这个病,我说应该不会这么倒霉的。说实话我是好了之后,在家里看新闻,才意识到这个病的严重性,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住院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还好,就是一个病,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住过院。 

深一度:整个治疗过程花了多少钱?

王康:一共花了2万多,在协和花了1万多,到了金银潭基本没收什么钱,就收了3000块押金和300的饭钱,后面都没收我们的费用。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康为化名)


查看更多武汉肺炎信息>>


上一篇:一个武汉肺炎康复患者的样本观察:我与新型冠状病毒搏斗的22天(2) | 深度对话 下一篇:关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这些谣言别信!

手机端
公共号
电话
400-082-1008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