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频道 > 媒体曝光 > 正文

一个武汉肺炎康复患者的样本观察:我与新型冠状病毒搏斗的22天(1) | 深度对话

2020/01/22 10:49 来源:北青深一度

1月20日,卫生健康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呼吸系统疾病临床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表示:从目前疫情的地理分布、感染人群来看,此次疫情跟武汉海鲜市场关系很密切。当前防控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早隔离。

此时,曾在金银潭医院就诊的患者王康已经出院。从2019年12月24日感觉难受开始,到1月15日治愈出院为止,他经历了两次转院、血氧含量一度低至危险状态,最终在金银潭医院确诊并得到救治。深一度与王康进行了对话,希望能以他为样本,还原早期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的发现和治疗过程。

身体越来越好,但消化能力差

深一度:现在身体状况怎么样?

王康:今天是我出院第6天了,不能干重活,不能运动量过大,但身体比以前好了,就是说话有一点气喘吁吁,深呼吸会有一点的困难,普通的、正常呼吸是没问题。我家就在武汉,其实现在自己都可以照顾自己,父母也在照顾我。但我很少出门。

深一度:医生有没有开后续服用的药?

王康:医院给的药就两种,有助于胸部活性的和抗流感的,胸部活性的开了4个月的,另外一种抗流感的药,只开了5天。把这一盒吃完就够了,在医院也一直在吃这个药。我今天早上加了一点健胃消食片。

深一度:肠胃还是不舒服吗?

王康:消化功能还是不好。昨天吃了一点饺子,就胃反酸,胃胀气,到现在还是的。

深一度:接下来还有什么后续治疗或检查?

王康:我一个月之后还要去做检查,金银潭那边的医生说,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一定要及时去。那边医院非常负责,医护人员都特别好,我都是想感谢他们,他们很多都是武汉其他医院调过来的医护人员,还有北京的专家,因为人手有限,他们每天也是高负荷运转, ***工作16个小时,从早工作到晚。


协和医院开具的诊断证明

以为是感冒,两次转院才确诊

深一度:什么时候感觉到身体出问题的?

王康:我是12月24号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当时的症状是头晕、头痛、四肢无力、四肢酸痛,当时我以为是感冒,因为跟感冒差不多,第二天去上班时,感觉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我就请假打车回家,去附近一个医院进行治疗。25号在医院,当天就打了点滴了,一点没有耽误自己,去了医院就一直输液,当时还没有发烧,过了三天之后,大概27号就连续高烧。

深一度:那几天你一直在医院吗?

王康:不是,就每天去医院输液,输完液就回来,就按照普通的感冒在治。后来27号发烧,一直高烧不退,当时一直输液,但症状一点没有好转,反而越来越严重。我几乎动不了了,严重无力。下来走两步就血氧特别低,呼吸困难,就是要躺着。后来就去查血,当时查了个血常规,没有一点问题,是正常的,第二天又查血、查肝功能之类的。我大学时胆胺酶就偏高,还专门告诉了医生,因为我不知道有肺炎这个事,当时没有关注这个东西,很怕是什么其他病。查了之后要再过***拿结果,结果第二天刚好是***,我就回家了。因为输液没效,就没再继续了,在家躺了两天。

深一度:那两天状态怎么样?

王康:(生病)严重的影响食欲,我吃不了东西,吃了就想吐,基本就喝了点粥,喝了点水。

深一度:周一拿到结果怎么样?

王康:周一拿到结果后,发现肝功能有一点异常,就以为是肝功能的问题。然后就说去协和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看看。我在家休息了几天,1号上午去了协和。去医院还在发烧,就买了药,喝了之后就出汗,但继续发烧,一般发烧到39摄氏度,最 高烧到40、41摄氏度,吃退烧药退了一些,但一直反复烧,退了又烧起来。


出院后感觉越来越好

深一度:你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基本上算好起来了?

王康:我能动了就感觉好了,慢慢感觉越来越好。后来在医院里面都没怎么咳嗽了。

深一度:医生是怎么通知你该出院的?

王康:13号,我做了检查和胸部CT,还抽了血,医生是14号通知我的,打完针之后他通知我的,说我胸部状态特别好,叫我家人15号来。医生叫我不要去人多的地方,要静养、按时吃药。

深一度:出院感觉怎么样?

王康:我是中午出的院,当时我特别想吃热干面,太久没吃了,然后就走着去吃热干面了,吃了半碗。当时可以自己走,但走不快,刚出院时走几步,腿上的肌肉还会抽筋,腿没有什么力气,我妈妈那么大岁数了,她走的都比我快。其实我没有自我感觉良好,包括出院之后都感觉不是很好,因为我躺在床上差不多有超过20天的时间了,躺太久了,没有什么运动量。 

出院第二天我强迫自己出去走走,在家附近逛了一下,我爸我妈都特别担心,不准我出去,一直催着我回家。然后发现我下午回来之后情况比第壹天好多了, 体力变好了,慢慢走路也能快点了。也没有那么累了

深一度:现在状态如何?

王康:身上是越来越有力,还挺好的,消化不太行之外。不能跑步但是说走路可以走很长时间。但是就很容易感伤,很容易流泪。因为家里人其实非常担心,我妈妈60多岁了,之前天天在家里哭。我四个舅舅,两个小姨一个姨妈都挺关心我,邻居也很关心我。我好了之后,每个人都来送东西,送牛奶、送钱的,都来看我。我生病的时候,我朋友去协和看我,但是医生不让他进。他在玻璃门外面看了一眼,就自己跑到楼上去哭。

深一度:你姐姐照顾你,身体没问题吧?

王康:她出来了之后有感冒,我叫她快点去医院检查一下,她去了, 就是感冒。

深一度:医生跟你说你是肺炎的时候,你有意识到这个病比较严重吗?

王康:我都不怎么玩手机,当时朋友说我,我可能是这个病,我说应该不会这么倒霉的。说实话我是好了之后,在家里看新闻,才意识到这个病的严重性,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住院的时候,我一直认为还好,就是一个病,因为我从小到大没有住过院。 

深一度:整个治疗过程花了多少钱?

王康:一共花了2万多,在协和花了1万多,到了金银潭基本没收什么钱,就收了3000块押金和300的饭钱,后面都没收我们的费用。

(因受访者要求,文中王康为化名)


查看更多武汉肺炎信息>>

上一篇:广东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新闻发布会及应对防控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 下一篇:一个武汉肺炎康复患者的样本观察:我与新型冠状病毒搏斗的22天(2) | 深度对话

手机端
公共号
电话
400-082-1008
顶部